• 遼寧分社正文

    導演韓延:積極生活,人人都值得一朵“小紅花”

    新京報 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yl/2020/12-30/9374411.shtml 2020年12月30日 17:18

      新京報專訪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導演韓延,希望觀眾感受到真誠和廣義的愛

      積極生活,人人都值得一朵“小紅花”

      由韓延執導,易烊千璽、劉浩存領銜主演,朱媛媛、高亞麟主演,夏雨特別出演,岳云鵬友情出演的電影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將于12月31日跨年夜全國公映,上映前5天影片的預售票房就已突破1億元。

      被問到新片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的片名含義時,導演韓延表示:“小紅花應該是生活中非常日常的一個鼓勵,我們其實很吝惜把這種鼓勵和獎勵給予別人。而這個‘你’是身邊的每一個人,也包括自己!

      2015年,韓延導演將熊頓的抗癌漫畫《滾蛋吧!腫瘤君》搬上大銀幕,感動無數人的同時也收獲了5.1億元票房。五年后,作為“生命三部曲”中的第二部,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在相似的命題下,將故事的半徑擴大至家庭及眾生,韓延將這幾年來自己對生活的觀察和積累放到了這部電影里,參與了劇本創作的全程。在接受新京報的專訪時,韓延說自己這幾年一直在思考這個世界的運轉方式,而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展現的就是他所理解的一種可能性,他想把這種可能性分享給觀眾,同時也想讓更多的人看到并思考——我們該怎樣對待自己當下的人生,以及周圍那些或近或遠的關系。

      故事

      好年紀遇到糟糕的事

      十八九歲,本該是一個對世界充滿好奇,勇于嘗試各種可能性的年紀?缮頌椤扒鞍┌Y患者”的韋一航(易烊千璽飾)卻只能遵從醫囑,生活的半徑離不開家和醫院。對于這個故事中的主角,韓延的看法是:“韋一航失去了很多這個年紀男孩的可能性,在最好的年紀遇到了最糟糕的事情,而如何從這樣的泥潭里掙扎出來,面對剩下的人生,是韋一航這個人物的成長主題!

      與“不積極分子”韋一航相對應的角色是樂觀的抗癌少女馬小遠(劉浩存飾)。即使從5歲開始就大把大把吃藥,她還是積極地生活,像太陽一般溫暖著身邊的人。而兩人性格的不同源于兩個家庭帶來的不同影響——馬小遠在家庭中處于引導的角色,她的父親老馬(夏雨飾)每天在演一個長不大的孩子,將家庭關系的主動權交給自己的女兒,讓她當“家長”,讓她管著自己,讓她一定要這樣生機勃勃地活下去,直到給自己養老送終。

      比起略帶荒誕色彩的馬小遠父女,韋一航和爸媽韋江(高亞麟飾)、陶慧(朱媛媛飾)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家三口。青春期的兒子正處于叛逆封閉的時期,媽媽每天對他說最多的話就是“少玩會兒手機,多出去走走”。他活在父母給予的毫無保留的愛意當中,但叛逆之外,他還是一個生病的孩子,他覺得世界對他就是不公平,他用保持距離的方式跟這種不公平對抗,接收的愛意越多他越覺得自己是個“負擔”。

      背景

      得病了難,身邊的人更難

      韓延導演說,“韋一航不是不積極,他真的不積極的話,不會在跟女孩吃烤串的時候說‘我媽說這玩意兒致癌’。他單方面地覺得自己失去了很多可能性,他沒法兒去徒步、沒法兒去探險、沒法去做自己喜歡的事。他不打開自己是一種偽裝,是他給自己立的人設,直到馬小遠給他開了一扇門!

      韋一航和馬小遠這對主角的關系固然是本片的一大看點,尤其加上易烊千璽和劉浩存這兩位00后年輕主演的影響力。但對朱媛媛、高亞麟以及夏雨飾演的父母的描繪,也占到相當大的篇幅。關于這兩對父母,韓延在劇本創作階段就準備得相當充分。影片中有這樣一場戲,就是朱媛媛飾演的媽媽對著懷抱孩子的女乞丐咆哮說:“你孩子生病了嗎?他生病了嗎?”一個患者母親的情緒從壓抑到爆發到轉變成對一個陌生人的憤怒,抗癌家庭背后的心酸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韓延導演說,這場戲是他四年前就寫好的情節,也是他一筆未改、一定要拍的一個情節。顯然,對于這樣特殊的家庭,韓延有過不少的思考,“韋一航的父母會把普通家庭父母的情緒放大20%到30%去表達,無論是對孩子的鼓勵還是呵護,因為他們的家庭是脆弱的,有這么一個病人在,隨時都可能經歷生死未卜。而悲傷和隱忍的一面,他們也同樣會比普通家庭的父母藏得更深,當某個時刻火被點燃的時候,要爆發的時候,也會比普通家庭的父母爆發得更猛烈!

      主題

      開始學會默默地去愛身邊的人

      電影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以韋一航的視角展開,馬小遠替他打開的那扇門,讓他逐漸感受到他所擁有的并不比別人少。作為從5歲起就大把吃藥的“抗癌前輩”,用一句“活著,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兒”擊碎了他給自己立的“喪”人設,也點出了這部影片更深刻也更具有普世價值的一個主題——好好活著,就值得一朵小紅花。

      電影中除了有名有姓的主角人物之外,還給了許多無名無姓的小人物足夠的細節,每一個人物都能讓人記住。那個席地而坐吃著泡面的聾啞人外賣員,那個失去了女兒后在路邊號啕大哭的父親,那個在暴雨中等著找孫子的老奶奶……還有眼前這個明明跟自己一樣“隨時都會掛掉”卻這么用力活著的馬小遠,這些普通又不普通的人,讓故事的主人公韋一航開始質疑自己的“喪”是否真的有意義。

      “我20多歲剛畢業那會兒,很多時候都是在談論夢想,覺得實現夢想有多么不容易。隨著年齡越來越大,我突然發現,最不容易的事兒就是活著。我每天走出門看到每個人為了活著都用盡了渾身的解數,沒有人活著是容易的,更別說那些生了病的人!表n延導演采訪時這樣說道。而電影中韋一航看到的那個吃牛肉飯的父親,也是韓延有一次去醫院時親眼見到的一個場景,以及那個聾啞人外賣員,都是他這幾年的生活積累。他想把這些看似遙遠但其實在生活中比比皆是的故事,放到自己的電影當中。

      對于影片的期待,韓延導演希望觀眾感受到真誠和廣義的愛,“我很擔心拍完一個電影之后對大家毫無影響,沒法帶給觀眾一點思考。我對這個電影最大的期待,就是希望能夠讓人感覺到我們所有主創的真誠。當我們看到這樣的故事,你一點兒都不會覺得是編的,因為你一定見過這樣的事情。我這幾年一直在想一個問題,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運轉的。親密的人之間,遙遠的人之間,應該怎樣共處。我愿意相信身邊永遠有人默默地愛著你,不管他認不認識你,他跟你有沒有關系。所以你也會開始學會默默地去愛身邊的人,這個愛就是廣義的愛,就是非常簡單的‘送你一朵小紅花’,我覺得世界就是這樣默默運轉的”。

      新京報記者 滕朝

   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,亚洲欧美综合中文字幕,乱码中文字幕